马克思主义读书会(经典著作研究会)第二十六次研讨会成功举办
编辑马克思主义学院    已读 302    发布日期2016-11-29

2016年11月25日下午,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读书会(经典著作研究会)第二十六次研讨会在北智楼515会议室成功举行。本次读书会选取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以下简称《费尔巴哈论》)作为研读书目。邀请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研究室主任田改伟研究员担任主讲,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彭五堂老师、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刘树宏教授、师英杰老师和2015级硕士研究生文永刚同学担任副主讲。来自中央党校、北京理工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和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等单位的相关专家学者应邀出席。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孙英教授、副院长邵士庆教授以及学院中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读书会。读书会由张亮亮老师主持。

读书会在热烈的气氛中开始。在主题报告环节,主讲嘉宾田改伟研究员首先介绍了本文的写作背景,以及如何呈现了马克思从青年黑格尔派到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又扬弃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到马克思主义的过程。然后,他深入文本、提纲挈领地将《费尔巴哈论》概括为三个方面的内容,即哲学基本问题的提出、对黑格尔辩证法思想革命性的分析和对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的阐述,包括历史规律、阶级斗争和群众史观。田改伟研究员既解读了文本中涉及的基本原理,又紧密联系理论前沿和社会现实,揭示了《费尔巴哈论》当下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指出该文本对于批判普世价值、“历史终结论”和“告别革命”等错误思潮具有启发性。

田改伟研究员在解读中,特别注重《费尔巴哈论》与早期文本如《手稿》、《提纲》和后世文本如《唯批》等的内在联系,注重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对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继承和发展,从而从马克思主义思想史和德国哲学发展史的高度把握了该文本的前后逻辑关联。他还提到了恩格斯的写作手法,使得《费尔巴哈论》尽管是一部严谨深刻地哲学著作,但是仍然通俗易懂。

副主讲彭五堂老师首先从自身学科出发,认为马克思哲学是思辨哲学。针对文本,他阐述了费尔巴哈在马克思思想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他认为马克思受费尔巴哈的启发完成了对黑格尔国家观的颠覆,实现了从唯心主义国家观到唯物主义国家观的转变,通过对费尔巴哈的批判,从人本主义走向实践唯物主义,并最终形成辩证的唯物主义社会观和历史观,即唯物史观。刘树宏老师将《费尔巴哈论》与《实践论》相联系,围绕实践的三个基本类型论述了认识的本质及其产生发展的规律,在谈到黑格尔和费尔巴哈时,恩格斯既肯定了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的地位又指明了其缺陷。师英杰老师联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教材,重点解读恩格斯在《费尔巴哈论》中所提到的“哲学基本问题”,分析了恩格斯所阐述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即“自因论”,“自因论”必然要求坚持“内因论”,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看到了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统一。文永刚同学认为恩格斯通过透视概括了辩证法思想,通过批判费尔巴哈坚定了唯物主义态度,这部著作对我国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有重要启示。

在自由讨论环节,现场师生围绕“思存关系与主客关系的区别”,“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在经济领域的观点”,“为何先验不存在”,“哲学基本问题两方面的关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教材相关内容是否严谨”等问题展开了讨论。各位师生的自由讨论围绕文本、联系教学实际,引起了现场激烈的思想交锋。

 

邵士庆副院长对本次读书会进行了总结。他对五位主讲嘉宾的发言进行了概述并对他们的热情参与表示感谢。他还谈及了自己阅读《费尔巴哈论》的体会,指出我们应该读出两个核心问题,并阐述了这部著作的意义即“割脐带是为了独立前行”。最后,读书会委员会主任宝艳园老师对下次读书会进行了安排和部署。本次读书会圆满结束。

 


中央民族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 |  清华马克思主义学院 |  北师大马克思主义学院 |  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  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 |  人大马克思主义学院 |  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政编码:100081
2013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